首页 > 党的建设

暖心的事

www.paly.gov.cn  发布时间:2014/10/9 10:24:48 大 中 小 论坛


做一件好事不难,持续一年给一家人做好事很难。在沂水县检察院,就有这么一群爱做“难事儿”的好人。不过,他们服务的这家人有些特殊:既有一起刑事案件的行为人,也有同案的受害人。

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

韩艳菲至今也忘不掉第一次去李强家办案的情景。

“院子东边是间低矮的灶房,能看出往日的烟熏火燎,如今却冰冷的没一丝温度。迎面就是堂屋,破损的台阶上立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,眼睛木然、浑浊、盈满泪光。老人身后,一个小小的身影紧紧抱住奶奶的腿,目光躲闪又好奇。他脸上很脏,还挂了两行鼻涕。”在办案手记中,韩艳菲这样写道。

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。

年轻、帅气的李强曾是沂水县圈里乡的民办老师。因与女友分手、精神受刺激,李强从一个大好青年变成精神病患者。后来,村里来了一位流浪妇女,因多年前外出务工被轮奸,也有些精神失常。两人便住到一起,并有了一个儿子李林。

2012年4 月,不幸再次降临这家人身上。因为打翻了一个面盆,李强与自己的父亲发生激烈争吵,情绪失控的他抄起扫面的笤帚砸向父亲头部,导致父亲脑出血死亡。

“因为案发时李强属限制行为能力人,且与被害人是父子关系,如果判处实刑,这个本就脆弱家庭将看不到任何希望,甚至会分崩离析。”韩艳菲回忆道,“综合考虑,去年 9月,法院最终判李强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。”

“1 万块钱原封不动,留着给孙子上学用”

案子有了结果、李强也争取到缓刑,按说检察院的工作该到此为止了。可一次意外的经历,让韩艳菲本已平静的内心又起了波澜。

“去年9 月判决下来后,我们到李强家送判决书。” 韩艳菲回忆道:“当时太阳很毒,李强乱着头发,正弓腰刨花生。他妻子坐在地西头的马扎上,表情机械地摔着花生,摔完一把就放进旁边的大筐。不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也在摔花生,看到有人过来,小李林抓起一把花生秧就跑过来。 很美好的一幅画面,让人不忍心去想背后的阴暗。”

回来的路上,韩艳菲和她的同事们决定帮这家人做点儿什么。

经过多方联系,去年6 月,李强一家被纳入低保,生活有了基本保障。今年年初,沂水县检察院又给这家人送来了1万元的刑事被害人救助金。

“老李在的时候,家里日子过得还行。出了事之后,收入少一大截不说,儿子儿媳这病又干不了重活,地里都是俺一人在忙活。”采访中,老人抹着眼泪告诉记者,“多亏检察院帮俺们联系了低保,还送来了1 万块钱。这笔钱原封不动,留着给孙子上学用。”

小李林的户口解决了

救助金和低保都解决了,韩艳菲心里仍挂牵着一件事——孩子的户口。

李强的妻子是精神病人,没有民事行为能力,所以两人无法办结婚证。就连小李林出生时,也是村里的接生婆帮忙的,并无医院的出生证明。要办户口,难度可想而知。

“孙子挺聪明,是俺们这一家子最大的希望。”小李林的奶奶说,“ 可没个户口,别说以后考高中、上大学了,就连小学都不好上!”

焦急的不光李强一家人,还有韩艳菲和她的同事们。经沂水县检察院与民政局、 乡政府和派出所的多方协商,大伙终于找到一条“曲折但还算畅通”的路子。

“按现有的政策,要给小李林落户,就必须借助亲子鉴定,证明其与李强夫妇存在亲子关系,同时缴纳一定社会抚养费。”圈里乡政府的纪委书记刘金玉告诉记者,“在不违反政策的前提下,我们用证明人作证的方式替代了亲子鉴定,同时减免了部分社会抚养费。”

7月24日,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再次来到李强家中。这回,他们与圈里乡派出所的民警一同给小李林送来了户口本。还有一个消息,小李林一家已经成了检察院的长期帮扶对象。

这次,韩艳菲没来。因为再有不到2个月,她就要当妈妈了。

 

中央政法委 | 全国人大常委会 | 最高人民法院 | 最高人民检察院 | 司法部 | 公安部 | 全国政协 | 山东政法网 | 省公安厅 | 省检察院 | 省高级人民法院 | 山东司法
临沂党建 | 临沂人大 | 临沂市府| 临沂政协 | 临沂纪委 | 临沂法院 | 临沂检察 | 临沂公安 | 临沂司法 | 中国临沂网
新浪网新闻中心 | 法制网 | 正义网 | 中国法院网 | 中国警察网 | 中国法学会网 | 民主与法制网 | 新华网法治频道 | 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

临沂政法网     兰山政法网     河东政法网     罗庄政法网     郯城政法网     兰陵政法网     沂南政法网     平邑政法网

费县政法网     蒙阴政法网     莒南政法网     临沭政法网     高新区政法网     经济开发区政法网     临港区政法网